撕不下来的墙纸

Guilty as charged.

只是一个放飞自我的神日脑洞

觉得斯莱特林的日向君会很好吃,不择手段获得力量(才能)还是挺适合的

但事实上无法融入复杂的交际圈

但事实上完成分院后发生了晕眩,想不起来自己的身世

其实不是纯血

其实曾经被认为是哑炮但不知道为什么失去记忆后能正常使用魔法了

教授我的魔杖好像弄丢了,然后补买了一根

但其实你之前根本就没有拿到过魔杖

其实自愿接受了人体试验,神座出流的魂片再生计划

其实并没有成功,诞生的是空有力量没有记忆的隐藏人格,并且造成了日向人格的记忆缺失

其实刚完成分院不久后的日向君就接受了手术

手术完成的日向君通过(改造后可以实现身体交换的)时间转换器被传送回刚分院后,而那个时间线真正的日向君被传送到了那个已经不存在的未来

真相是研究人员决定通过实验的循环来叠加魂片,试图使神座出流真正觉醒

毕竟一个时间线只有一个魂片

但多次循环后,日向的人格依然存在

这样的意志,难道是格兰芬多的后裔吗?

开玩笑的,不要太相信空无依据的希望

那个被称作神座出流的人格意识逐渐完善,但才能的聚集体没有属于人类的争夺欲望

复生终究不是简单的事

所以他只是旁观,对身体的主导权没有渴望,对与外界的交流也没有感到必要

但未来就是如此不可掌控的东西

你不能指望一个十一岁巫师的身体能经受住无限次的手术与高于大多数成年巫师的魔力密度

理所当然,日向君魔力暴动了

力量四处乱窜的感觉并不好,所以神座出手将其抑制

“你是谁?”

“神座出流。”

“我是谁我在哪儿?”

“……”

差不多就这样开始lovelove学院生活吧

——并不打算写成文,所以这种完全没有规划性随心所欲一次性打出来的东西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让Doctor和神座遇见吧。


脑内对话直接映射出来大概就是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我只是在发疯。

————————————————————

“Now, what am I gonna do?”

「……」

“Oh you must be thinking this is the kind of guy that asks everyone who studies psychology to read his mind."

「......」

"But pay attention." 他紧皱起眉,仿佛在仔细聆听着什么,“And tell me. What am I gonna do?”

最后一句话被一字一顿地念出,像是一位魔术师向观众席询问:我的帽子里会出现什么?

但又不是这样。

因为。

「......ツマラナイ。」

現在では、その質問に正解などありません。

彼はまだ次に行うべき行動を決めていないからです。

本気でそのような方法で未来の予測不能を証明しようとしているのですか。

ただ動きだそうとするその瞬間に判断すればいいだけのことです。

そしたら、「未知」の存在は再び消えてしまいます。

“Think think think think think. Just use your tiny little……”,灰发的男人停顿了一下,试图找到一个合适的词,有点不耐烦地向自己的头比了一个手势。

“Brain, Doctor. It's called a brain.”

“Yeah that. Take a seat Clara. Meet our……new guest.”

“Take a seat? I've been here for like 40 minutes! ”

他回忆了一秒钟。

“Well. Next time, make a sound. It's kinda creepy if someone just pops out of nowhere in my Tardis.”

“……Oh really? You seemed quite excited when he got TELEPORTED here with a GUN in his hand.”

「あなたは、喋ります。」

“……”

止住了快要说出口的话语,男人用手语向黑发的少年表示“很遗憾,猜错了”。

“Well you can't stay not-talking forever. So technically he's right.”

No. Technically he won't see me speak again in the “future” so in his reality “I” am not “going to speak”.

“……Mind if you just talk like a regular human being?”

I do recall you humans invented this version of sign language so technically……

“Great. Problem solved. You just admitted you were talking.”

……Haha, very funny.

他的表情让人能想象出这棒读的语气。

但之后的发展神座已无从得知,因为下一个瞬间,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

……

什么也没有。

周围的迹象告诉他,距离再次被传送至一个陌生的地方已经过去了至少两分钟,而自己的记忆明显出现了断层。

“I see it.”

“Good. Now I'm just gonna switch it off……”

“Hey! How did you get in here?”

转身,一个黑发的男人带着古怪的毡帽,手中的仪器里传出这段录音。

「これはーー」

“Didn't see that coming, did you? Neither did I.”

男人有些兴奋地向他凑近。

“Doctor!”

“Ok. Not a good time.”

“WHO IS HE?”

“Calm down Rory.”

他又转向神座。

“First of all, yes, you lost your memory of meeting……a hologram of 'the Silence'. What did you think of it?”

「あなたは僕のことを知っています。顔が違っているのですが、場所と身体構造から判断すると、さっきの男とは同一人物なのですか?」

“……Well, actually I've been wanting to ask the Ponds. Did you have another son?”

“What?”

“I mean, I know his hair is not ginger but……the way his timeline is……”

……

下一秒,面前的景象再次改变,棕发的男人挑眉看着他。

“Oh, hello. I bet you're getting tired of this.”

————————————————————

……He's not but I am.

并没有什么意义的东西(。

本来是有意义的但我把它变得没有意义了(。

我觉得……我lof的私信系统有点问题(。

上个月收到的一个私信显示是自己的号发送的,回复的话就弹出来“不支持与自己聊天”。

今天收到了一条私信,而对方(显示的发送人)说没有发过。

……怎么回事x

总之……如果以后有给我发了私信但没有收到回复的,请再试几次或者评论告诉我,绝对不是故意弧(。

想看Asset神座xEntre日向……

私心觉得这个设定特别合适x

lof上“c钱未来式”或者“金钱掌控”或者“c”的tag好像都没什么人气的样子,所以……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感兴趣,但我还是简单解释一下这是怎样的世界观:

*这部的全名是[C]THE MONEY OF SOUL AND POSSIBILITY CONTROL

“金融街”是一个不同于现实的异空间,或者称之为(只有部分人知道并能进入的)异世界也可以吧。在那里,“Entrepreneur”(这里简称“Entre”,指“创业者”)之间能以对战的形式赢得对方的资金,这叫做“Deal”(交易)。

每个Entre在刚进入金融街时都会被给予一个“Asset”(资产)来辅助对战,换个说法的话,在这里是类似于使魔或者玩游戏时的战斗卡牌一样的存在,有的是人形(会说话,基本可以和人类一样行动),有的是动物形态,有的是机械类等。

Asset象征Entre的“未来”,虽然官方对此没有做出明确解释,但比如,如果对你而言最重要的未来是某一个现实中的人的话,那你的Asset可能就是和那个人非常相似的样子。

战败方,Asset被打败并消失,Entre破产(“bankrupt”),并失去属于自己的“未来”,包括借助在金融街获得的财富所换取的“现在”也会被撤回,甚至,因此诞生的人的存在也会被抹去,只有Entre才能记得改变前的现实。


(注:通常来说会把对方打到破产,但比如原作中有人为了降低金融街对现实的影响——如果对方的资金对整个经济系统至关重要的话,他的破产会造成很大风险——而在Deal中控制到只赢一小笔钱,这样对方的损失不会太大,而自己也依然能盈利。)


觉得神日适合的原因……很简单x

神座是日向自身的未来,是他经过手术后会成为的人。而且神座的性格方面或许和Asset的非真实人类设定也会适应性良好。

……被我这样说明好像完全没有吸引力x

.


——这个梗,虐和甜都可以玩出来!

比如:为了避免“日向成为神座”的未来,神座选择让自己消失。但事实上,Asset神座昭示着的是“两人共存”的未来,而他消失后所造成的反而是破产的日向走投无路选择手术并完全成为了神座——“日向的未来”中确实没有了神座,因为“日向创”这个人格已经没有了未来。但万幸,手术后诞生的神座继承了Asset时期的记忆,再次进入金融街成为Entre,获得了Asset日向(无记忆),并逐渐帮助他找回人格。

……随便开的脑洞x

介绍得有点乱七八糟感觉会没人理

100粉答谢(点梗)


首先,非常感谢大家……!

然后,关于之前50粉的答梗,目前写完并发出来的只有一个,其他的因为开学期间比较忙碌所以还在缓慢地施工中……但基本剧情都构思好了所以会写的x不然多浪费x!

长篇并没有坑,只是同样是时间不够的原因,这些设定/剧情相对复杂的可能要等下一次放长假才能继续填,因为还需要重温原作去回顾一下情节x

那么进入正题——

依旧,如果不嫌弃的话,就来点梗吧?

范围基本只要是我写过的cp都可以,或者有其他喜欢的当然也能提出。


应该会选几个写,前提是……


希望不要因为太消极怠工结果没有一个人来点了


关于未来篇第十话的……会长

他的ng是“用谎言回答问题”,那不回答问题不就行了(。

宗方问他“你已经知道袭击者的真实身份了吗?“,会长说“这是一个问题吗?是问题的话就必须回答”——这不是对宗方的问题的回答,只是一个新的询问,结合之后揭露的ng行为,误导他自己必须要以真话回答所有问题。

从之后的那句“袭击者不止一人“就可以看出他根本答非所问(正确回答应该是“是的我已经知道了”或者“我不知道”),所以完全是没有被强制要求要回答问题的,那之后说的话全是假的都有可能。

就算确实必须要回答,然后“袭击者”那句是真的,撇开可以偷换这个词的概念的可能性,之后“知道心爱的雪染也染上绝望的心情如何?”也并不包含在回答里,单独把雪染绝望的事情拿出来说,是在误导宗方让他把袭击者等同于未来机关再等同于绝望?

……刚看完的有感而发x估计这种事情早就有人注意到了x

只是看到好多人都在从会长说的是实话这个角度在分析所以……总之想到就发出来了x?

或者其实是我理解错了什么吗x

想看亚路嘉设定的神座x兄长日向……

只有你的愿望我会无条件实现⬅️这种感觉果然很棒x

拿尼卡是,来自平行世界或者未来的神座。

嗯,只是随便想着。

【狛日】<One Way Or Another>

*只是一个轻松爱情向文风测试x

 

<One Way Or Another>

 

Side:Hinata

 

他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丢人极了。

 

嘴巴还保持着微张的状态,日向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脸上的热度逐渐上升,以至于在三秒的间隔后掉头就跑时,迎着凉风却也无法为其降温。

 

落荒而逃可真不是一般的愚蠢,不如说还错过了最好的解释机会。

 

这是一个玩笑,这是一个恶作剧,这是一个赌注,随便你怎么叫它。

 

跑到通往天台的楼梯时,他才后知后觉地想起,那些恶趣味的“同伴”们还在刚才的转角埋伏着,打算近距离观赏自己在游戏输了后的惩罚。

 

真是,糟透了。

 

长叹了一口气,他用力地拍了拍脸试着冷静下来。

 

深呼吸,深呼吸。

 

……这句台词起到的根本就是反效果。

 

.

 

Side:Komaeda

 

他觉得,自己大概是幸运的。

 

在走廊与一个捧着国际象棋的人相撞,摔倒在地,对方赶路时却忘捡了一个白方的皇后——正好让他收集齐了第九套“偶然获得”的棋组。

 

去参加只有他一个人的“希望教”社团,在空荡的教室内刚坐定,门口却陆续出现了身穿围裙的女生,说这里已经被指定为家政部的专用部室。

 

这样的不幸是被敲门声打断的,狛枝正准备另寻去处,此时站在大门前,则抱着莫名的期待转动门把手。

 

——然后,被告白了。

 

对方紧闭着双眼,双颊有些许红晕,可能在紧张的同时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这是再熟悉不过的一张脸。

 

“……日向君?”

 

.

 

Side:Hinata

 

他觉得,这估计是自己最倒霉的一天。

 

想不通,左右田那家伙……是怎么把一套国际象棋里的九个白皇后全部都弄丢的啊!

 

再说了,那几乎可以说是有着女性限定这一潜规则的家政部教室里会出现狛枝怎么想都不自然!

 

靠着门,日向瘫坐着,奇怪的心跳加速还没能平复下来。

 

保持着仰头的姿势,他看着天空中的云朵有些出神,晚霞为其添染了一丝粉红,万千变换的形状,似是——

 

……怎么可能是不愿透露姓名的某位的头发,请不要想太多,他只是打算说“棉花糖”而已。

 

不管怎么样,真是糟透了。

 

“凑合”着使用缺了皇后的白方阵营棋,输了后接受惩罚的日向,被要求向家政部开门应答的第一个人告白,允许立刻澄清——没错,宽松又便利的条件。

 

但人在紧急事态下总会忘记一些重要的东西,比如理智。

 

“——有人在吗?”

 

闻声,他吓了一跳,连忙起身时头却不小心撞到了门把手。

 

没有人没有人这里一个人也没有门是锁着的你打不开的请快回去吧。

 

但呆毛君仿佛与来人有着心电感应,旋转着,将门打开了。

 

“……日向君?“

 

.

 

Side:Komaeda

 

他觉得,自己现在上扬的嘴角一定暴露了太多。

 

这是在空无一人的天台上大喊一声“希望至上”来庆祝都不足为过的一级幸运事件,而狛枝也确实朝着顶层迈步。

 

说着“我喜欢你”的声线在脑中挥之不去,不,或者说根本没有必要停止对它的回忆。

 

中途在阶梯上踩到一个袋装的草饼而滑倒,接下来等待他的惊喜可想而知。

 

“……狛,狛枝,真是……巧啊……”

 

看着对方退避三舍的样子,事情的原委也大致清楚了,但这些都无关紧要。

 

“我认真地考虑过了。”

 

竖起一根手指,他挂上一本正经的表情,慢慢逼近面前的人。

 

“……考虑……?”

 

“对,答案是——”

 

门口突然出现声响。

 

“——没想到会是他啊,不过为什么在家政……哇!日向和……狛枝?!”

 

.

 

Side:Ahoge(呆毛)

 

两人就快要亲上了。

 

一厘米不到的距离。

 

刚好的气氛。

 

完美的作战。

 

——但都被那群笨蛋给破坏了!

 

棕色的呆毛生气地扭动。

 

——没办法,再接再厉吧。

 

白色的呆毛也垂了下来。

 

——下次我在晚上把日向家的房门打开怎么样?

 

——好,我会以导向仪的形式把狛枝带过来的。

 

 

-end-



站内所有文的索引点这里

【狛日】<Tell>

* 答梗:@半死不活扛 的法医x刑警paro

 

*先致歉一下,这篇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写不好,整体都很乱……x

 

 

<Tell>

 

「——那么,知道什么了吗,日向君?」

 

面前突然出现一张放大的脸,棕发的少年似是方才清醒过来。

 

对了……这里是犯罪现场。

 

一个月内的第五起离奇死亡事件,因时间相隔之近与被害者之间所存的联系,照理说应被判断为连续杀人案了,但凶器、杀害手法与动机都有着过大的落差,难以想象是一人所为。

 

由此,集团犯罪的可能性自然也有,不过……

 

「这是我的台词,尸体的情况不是应该作为法医的你来判断吗。」

 

对方耸肩。

 

「虽然每次都这样表现出了抵触……但收集线索并推理出真相的工作却总是能够完美地完成,日向君这种藏在不耐烦下的积极性是否可以总结为口嫌体正直?」

 

……

 

日向不想和他说话并向他扔了一只狗。

 

「……警犬?是终于愿意让我协助搜查了吗——」

 

「不,是叫你和它一边玩去别来碍事。」

 

———————————————————————————————————————

 

那么,先在这里介绍一下以下要展开的故事背景吧。

 

希望之峰警署第77分部所属:日向创和狛枝凪斗,以「抽签」这种乱来的方式被分为了搭档。

 

上任不久便被指配了一个麻烦的案件,且因短期内事发频率之高,作为调查组总领的他们也受到了不少来自局内与普通市民的关注。

 

但如果可以的话,日向想对这过于官方的陈述纠正一点——

 

所谓「关注」,不如说是于本人而言是美梦而对他来说是噩梦般的「狛枝粉丝团」的成立。

 

距离产生美这句名言真是再正确不过了。在多日的接触下,日向已经充分了解到对方是怎样一个喜爱高谈才能与希望论的神烦棉花糖。

 

不过在群众的眼里,估计只有「颜好」与「年纪轻轻就有着广泛的知识储备与法医领域成就」这两个不容置疑的加分点。

 

他想向无知的人们投以怜悯的视线,但转念一想自己却要继续忍受每天一被传教的日常,也说不清是谁更可怜了。

 

——言归正传。

 

「……真是相当凄惨的死状。」

 

虽然他自认在前段时间的刑警经历后已大多适应了这种血腥的场景,但翻阅着这次的现场记录档案中的照片,日向却还是感到了反胃……与悲哀。

 

生命的逝去,终究不是什么应当习惯的事。

 

……

 

「——尸检报告,完成了哦。」

 

耳后突然传出的声音让他吓得抖了抖呆毛。

 

狛枝啊。

 

「……辛苦了。」

 

没有回头,他只是象征性地慰劳了一句后便向后方伸出手打算接过报告书。

 

但——

 

「……」

 

「……」

 

这个人,在干什么。

 

「谁叫你和我握手了啊报告呢报告!」

 

「嗯……那么是应该行吻手礼才对吗。」

 

嘴角一抽。

 

「……尸、检、报、告。」

 

对方有些困扰地叹了口气,自顾自地从旁边的工作台搬了一把椅子坐在了日向的身边。

 

「如果是在期待一份书面说明的话,那很遗憾,没有。」

 

「哈?为什么。」

 

「简单来说,我们部门的设备出了故障,甚至指纹采集与识别都处于无法完成的状态。」

 

「怎么会……」

 

他急忙试图打开电脑,却发现电源键也没有了感应。

 

「来总结一下现在的情况吧,事件的初步调查汇报需在今日内完成,并直到今天晚上下班时间为止都严禁离开岗位,即无法使用外部的电子设备,而内部的仪器也无法操作。」

 

「……」

 

「就是说,密室求生……!」

 

「求生个鬼啊总之你先给我把检查结果写在纸上。」

 

「——比起这样,我有一个提案。」

 

「……?」

 

看着那坚定的眼神,他有了不详的预感。

 

———————————————————————————————————————

 

成为搭档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事实上,他们除了那像说相声一样的日常吐槽性质交流外似乎并没有过什么正经的对话。

 

说了那么多,日向想表达的是——

 

谁都可以所以请快把他从这尴尬得要死的两人独处中解救出来。

 

……

 

「——那么,知道什么了吗,日向君?」

 

77分部的主干人员本来就较为稀少,因此办公场所的待遇也自然是单间划分。

 

……这不是重点。

 

办公室的面积偏大,虽然是一人用,但足以容纳五人以上。

 

……这也不是重点。

 

在宽敞的室内翻阅文件时被目不转睛地近距离用炽热的视线盯着,真是恐怖的体验。

 

没错,所谓「提案」,即「结合线索一(和)起(我)讨(决)论(胜)吧(负)」。

 

……

 

「……像是某种可疑的宗教献祭。」

 

虽然思路已不知飘到何方,他嘴上还是下意识地把对事件的第一印象说了出来。

 

很可惜,日向在这方面并没有做过研究,因此虽身为专业刑警,也只能像个外行人似的发表无价值的意见。

 

不是没有想过如果自己也有什么超于常人的特长就好了,但事实上,他依旧只是一个平凡人。

 

「……确实,身体的摆放让人很在意。而相比之前几起案件中一目了然的死因,这次的手法要复杂得多,是否可以假设作案的性质有根本上的不同?」

 

……就算被这样问。

 

「也无法下定论,考虑到这一系列事件的多样性,感觉发生什么都不奇怪了。」

 

「——那为了让日向君开阔思路,我来提出一个有趣的情报吧。」

 

「……?」

 

对方竖起一根手指。

 

「在众多宗教中都存有通过自残而达成净化的仪式,虽然以此次的现场布置来看,被害人的信仰较为不明,但整体视觉观感与所用的凶器都无疑带有浓郁的宗教色彩。」

 

「……你在暗示什么?」

 

「诶?这么说的话,是从中得到什么线索了吗。」

 

「以自杀的形式为先前犯下的罪行而忏悔——这是你的观点?」

 

「……真不愧啊,非常新奇的想法。」

 

「……」

 

「自杀的罪孽,与四次的凶杀,以五处的伤口分别抵消。重现圣子的受难,并向北欧神奥丁的兵器许下被宽恕的愿望。」

 

——这是再熟悉不过的情形。

 

「……」

 

「那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我是怎样完成这一系列行动的?」

 

……

 

站起身,狛枝后退了几步,张开双臂。

 

「……是让我模拟犯罪向你身上刺吗。」

 

「不,是请你投送怀抱。」

 

———————————————————————————————————————

 

面对凶杀案能笑得那么灿烂的,果然不是一般人。

 

能对自己的死亡进行调侃的,绝对不是正常人。

 

「——更令人在意的是,为什么?」

 

……

 

「为什么要拥抱?」

 

「……为什么如此大费周章。掩盖自杀的事实伪装为他杀能为他带来什么好处?」

 

「不认为目的是趣味性吗。」

 

「……那可真是扭曲的动机。不管怎么样,想要留给后人一个清白的形象还是专程为我们设计了一个无解的案件,都太过……浅显。」

 

沉默。

 

「被预备学科的日向君嘲笑脑回路简单,他也是相当不幸啊。」

 

「……狛枝?」

 

突然……在说什么。

 

「在特典里清楚地写着——你没有任何才能啊。」

 

「什么……特典……?」

 

断断续续的片段在脑中回放,日向下意识地抓紧了扶手。

 

「我为什么以这样的方式选择了死亡。」

 

「为了……误导,扰乱针对罪犯的调查。」

 

「所以,自杀确定?」

 

「……不对。」

 

「真相是什么。」

 

咄咄逼人的气势让他皱起眉。

 

「……更深层的,恶意。」

 

……

 

「——那么,让议论再开吧。」

 

白发的少年向后倒去,与此同时,冈格尼尔之枪贯穿了他的胸口。

 

办公室不断旋转,桌椅等自动发生了变形,警署的同僚一个个穿过墙壁走了进来。

 

「学级裁判,现在开始。」

 

……

 

——惊醒。

 

日向发现自己依然站立在那个仓库里,方才的经历与其说是梦,更像度过了一场慢于「现实」时间流速的幻境。

 

广播响起。

 

之后,才是一切的侦破。

 

起始的终焉。

 

———————————————————————————————————————

 

「——不过,没想到日向君想象中的我是一个那么受欢迎的形象啊。」

 

注视面前的营养舱,他这般自言自语。

 

「这么做的理由?没什么特别的。」

 

「并非救援,也不是为了揭露什么。」

 

「不不,当然不是想施加心理压力。」

 

「……因为是梦。」

 

「梦中模糊的记忆又能留下什么?」

 

「话语?还是感官?」

 

「说到底。」

 

……

 

抬起麻木了的左手,他又以奇怪的语气询问:

 

「——希望又是什么。」

 

 

-end-

 

 

*可能算有借鉴Sherlock,虽然我写了一半才发现这个剧情的既视感(。

 

*最后表现的大概是与召使时期记忆融合+价值观相冲突后造成的人格混乱x

 

*狛枝为什么先醒了这点仅是我的推测,原先打算在另一个狛日长篇里提出,但看到这个paro的点梗时感觉正好可以写。个人觉得这个猜想还是比较合理的,按照这个脑洞的话,狛枝的目的甚至死亡方式也都能解释清楚x详细说明可能还是会在长篇里,这篇是用了这个私设但并没有写好x

 

*梦中的狛枝大多是真·狛枝通过程序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操纵,但也有部分日向的脑补因素存在。



站内所有文的索引点这里